公司动态 贵州银行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14亿 采矿业不良率达18%
发布日期:2020-01-13

  从贷款构成来看,贵州银行以对公贷款为主。2016年-2019年6月末,贵州银行对公贷款在总贷款中的占比均超过80%,相对应的贷款总额由590.77亿元增长至1370.25亿元。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贵州银行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28.19亿元、30.59亿元、23.92亿元、14.40亿元。其中客户贷款及垫款减值损失分别为24.45亿元、25.41亿元、20.72亿元、8.11亿元。

  时代周报报道称,贵州银行资本充足率较低,自有资本覆盖损失的程度不及行业平均水平。贵州银行2016—2018年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21%、11.62%和12.83%,而整个行业2016—2018年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27%、13.35%和13.81%,虽然贵州银行资本充足率逐年增加,但是平均每年低于行业一个百分点左右。此外,时代周报还称,贵州银行高度依赖利息收入,恐陷入增收不增利困局。

  据每日财报,高额的资产减值置换出不良数据的下降,其真实资产质量难言乐观。

  招股书还披露,2019年下半年,贵州银行于包商银行的所有同业存款均已到期,目前已获偿付人民币13.14亿元。截至最后可行日期,该行于包商银行的剩余同业存款为人民币1.51亿元。

  官网显示,贵州银行2012年10月11日正式挂牌成立,是以遵义、安顺、六盘水三家城市商业银行为基础合并重组设立的省级地方法人金融机构,是贵州省委、省政府领导下的大一型国有企业,注册地、总部设在贵州省省会贵阳市。

  值得关注的是,5月底刚完成1157万股贵州银行股权出质的贵州圣济堂医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多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今年6月24日,该公司还因虚增利润、信披违规等三起事件被上交所通报批评。

  高度依赖利息收入 利息净收入占比总营业收入超9成

  阿尔法工场报道称,这就相当于让贵州银行成为贵州茅台的出纳,两大子公司销售的货款将会悉数汇至贵州银行,然后再统一转至茅台财务公司。贵州茅台海量的现金流能够给贵州银行带来源源不断的储蓄,大量现金流就好像是一块猪肉,简单过手也会留下一层油。

  也正是由于这种双依赖的结构,造成该行在进行对外承揽、承做业务时,易产生重大决策失误和风险。比如,踩雷包商银行。

  截至2019年6月30日,贵州银行公司贷款进一步增至1379.99亿元,较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人民币1218.89亿元增加13.2%。截至2019年6月30日,贵州银行有2772名公司贷款客户及61814名公司存款客户。

  而根据证监会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二条显示公司动态,“发行人最近三年内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公司动态,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更”。近年来一系列的高层变动公司动态,或使贵州银行被迫选择赴港上市。

  2017年5月,该行首任董事长兼行长肖瑞彦辞职后,李志明于2018年1月被正式推荐为贵州银行董事、董事长人选。同年2月2日,贵州省政府办公厅公布消息称,同意推荐许安为贵州银行董事兼行长人选、推荐肖慈发为监事长人选、推荐胡良品为副行长人选。

  花朵财经称,贵州银行业务结构比例严重失衡。这种业务结构,也就造成另外一个隐患,严重依赖单一区域(贵州省)和严重依赖大客户。截至2019年6月30日,贵州银行十大单一借款人的贷款总额为169.02亿元,占公司监管资本的51.4%。截至同日,向该行十大集团客户的授信总额为255.91亿元,占公司监管资本的77.8%。

  《投资壹线》报道称,发现第三方理财平台发布了一款贵州银行的存款产品,该产品每万元返现430元,年化利率高达6.32%。理财平台客服人员告知,返现由平台提供给用户,银行给予平台推广费。

  阿尔法工场报道称,这就相当于让贵州银行成为贵州茅台的出纳,两大子公司销售的货款将会悉数汇至贵州银行,然后再统一转至茅台财务公司。

  贵州银行的不良公司贷款主要包括采矿业、房地产业、制造业以及批发及零售业的公司借款人的不良贷款。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6月末,贵州银行采矿业公司贷款的不良贷款率分别16.27%、11.15%、16.68%、18.28%。

  从2016年到2019年年中,贵州银行的总资产分别为2289.49亿元、2863.68亿元、3412.03亿元和3896.22亿元。

  截至今年6月末,贵州银行总资产为3896.22亿元,总负债为3622.95亿元。

  根据贵州银行、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及包商银行接管组于2019年6月5日订立的协议,该行存放于包商银行的同业存款本金中的90.7%由存款保险基金进行保障,同时保留对应收包商银行的剩余款项进行申索的债权。 

  茅台集团是二股东 贵州银行被指是贵州茅台的出纳

  目前,贵州银行拥有195家法人股东及5112名自然人股东,分别持有该行股份约93.88%、6.12%。持股比例在5%以上股东有四名,分别为贵州省财政厅、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贵安新区开发投资和遵义市国有资产投资,持股比例分别为15.49%、14.13%、8.48%和5.8%。

  贵州银行表示,该行采矿业公司贷款的不良贷款率增至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16.68%,主要是由于根据对还款能力及信用风险的判断,该行审慎将两名公司客户的贷款风险分类降级。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行采矿业公司贷款的不良贷款率增至18.28%,主要是由于两家煤炭企业于内部技术过渡期间遭遇经营及财务困难,该行审慎将彼等的贷款降级。

  另一方面,“茅台财务公司”的加入则为贵州银行提供了更多权利,只需稍微增加一点利息,贵州银行就可以随时将收到的储蓄转化为同业拆借。虽然设置了金额上限,但对于贵州银行来说,这样充分自由的现金已经足够奢侈。

  截至2019年6月30日,贵州银行于包商银行的同业存款为14.5亿元,且作为存款存放于包商银行的非保本资产管理产品筹集的资金为7.32亿元。 

  贵州银行披露,该行于2014年9月开始与包商银行的业务关系。2019年5月24日,由于包商银行出现严重信用风险,中国人民银行及中国银保监会对包商银行实行接管。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贵州银行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80.69亿元、86.25亿元、87.70亿元、50.4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61亿元、22.55亿元、28.77亿元、17.90亿元。

  简言之,茅台营销公司和茅台酱香公司拟与贵州银行发生因收款导致的存款业务,茅台财务公司拟与贵州银行发生同业存款业务。 

  至于为何选择将港交所作为上市地点,业界纷纷猜测是由于近年来该行一系列的高层变动所导致。

  贵州银行对发行债券获取资金的依赖程度逐年增加,高成本资金将使盈利承压。贵州银行2016—2019年已发行债券分别为182.97亿元、492.89亿元、782.82亿元和996.97亿元,已发行的债券金额占比公司总负债金额在2016—2019年分别为8.60%、18.60%、24.80%和29.70%,说明公司越来越需要通过发债来满足自身资金的需求,侧面反映公司吸收存款的能力较弱。

  频遭股东大额股权质押

  据中国网财经报道,早在2015年,在A股IPO受阻的情况下,贵州银行就曾提出“全面启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项目”的议案。按照新三板挂牌的相关要求,同时本着保护股东合法权益的原则,贵州银行还对所有股东进行股权确权工作。但在一系列准备工作后,贵州银行登陆新三板一事却始终无果。

  贵州银行的贷款高度集中于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其中绝大部分涉及主要从事基建项目的政府相关企业。截至2019年6月末,该行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的贷款为683.89亿元,占该行公司贷款总额的比重最大,约占49.6%。

  截至今年6月末,贵州银行共设有1家总行、8家分行和207家支行,共参股13家村镇银行,持股比例均未超过20%。

  贵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增加,主要是由于该行业务规模扩大。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6月末,贵州银行的不良贷款分别为13.07亿元、14.13亿元、19.05亿元、17.89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91%、1.60%、1.36 %、1.09%。

  据中国经营报,据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12日,贵州银行今年以来已有7家法人股东合计约出质股权近5亿股,占其总股本的4%。

  贵州银行2016—2018年利息净收入占比总营业收入分别为98.30%、101.00%和94.90%,说明公司绝大多数收入是源于收息。但是该行2016—2018年的净利差(净利差=平均生息资产收益率与平均计息负债成本率之差)分别为3.86%、3.31%和2.66%,逐年降低;该行2016—2018年的成本收入比例分别为32.53%、33.05%和33.91%,逐年增加。这意味着在同等存款吸收和资金借出的基础上,贵州银行的利润空间逐年被压缩。如果贵州银行未来对利息收入的依赖程度继续加大,那么公司业绩对市场利率的敏感度也会加大,不排除公司盈利存在极大波动性的可能。

  贵州银行被指是茅台的出纳。2018年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子公司与贵州银行开展存款业务的议案》。贵州茅台的控股子公司茅台营销公司和全资子公司茅台酱香公司拟与贵州银行发生因收款导致的存款业务,控股子公司茅台财务公司拟与贵州银行发生同业存款业务。

  今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14.4亿元

  赴港上市或为无奈之选 高层变动所导致?

  记者根据启信宝公布数据初步统计发现,1月份以来,该行7家法人股东合计出质股权近5亿股,占其总股本的4%。其中除仁怀茅台酒业公司外,贵州钟山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和六盘水市保障性住房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出质股权数量均达到1亿股。

  时代周报报道称,贵州银行高度依赖利息收入,恐陷入增收不增利困局。

  不良贷款年年攀升 采矿业不良贷款率上涨

  贵州银行称,不良贷款余额增加,主要是由于该行业务规模扩大。

  贵州银行称,鉴于预期包商银行的存款的信用风险将提高,该行对于包商银行的存款确认存放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款项的减值损失1.478亿元,反映于该行截至2019年6月30日六个月的损益及其他综合收益表。 

  贵州银行的不良公司贷款主要包括采矿业、房地产业、制造业以及批发及零售业的公司借款人的不良贷款。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6月末,贵州银行采矿业公司贷款的不良贷款率分别16.27%、11.15%、16.68%、18.28%。

  2018年5月23日,贵州茅台召开的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子公司与贵州银行开展存款业务的议案》。议案显示,贵州茅台的控股子公司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之全资子公司国酒茅台(贵州仁怀)营销有限公司(简称“茅台营销公司”)、贵州茅台的全资子公司贵州茅台酱香酒营销有限公司(简称“茅台酱香公司”)和控股子公司贵州茅台集团财务有限公司(简称“茅台财务公司”)因经营业务及发展需要,拟与关联方贵州银行发生存款业务。 

  交易期限为2018年至2020年,茅台营销公司预计在贵州银行单日最高存款余额不超过17亿元,茅台酱香公司预计在贵州银行单日最高存款余额不超过5亿元。 

  公司银行业务占营收超70% 公司贷款的年复合增长率为43.6%

  今年5月24日,由于出现严重信用风险,央行及银保监会对包商银行实行接管。贵州银行招股书披露了与包商银行业务的细节。贵州银行于2014年9月开始与包商银行的业务关系。截至2019年6月30日,贵州银行于包商银行的同业存款为14.5亿元,且该行作为存款存放于包商银行的非保本资产管理产品筹集的资金为人民币7.32亿元。贵州银行对于包商银行的存款确认存放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款项的减值损失1.478亿元,反映于该行截至2019年6月30日六个月的损益及其他综合收益表。

  招股书披露,截止2019年上半年,该行的存放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款项减值损失准备从2018年年底的60万元大幅增至1.479亿元,其中约1.478亿元是由于包商银行的存款而确认。 

  该行向公司客户提供的服务包括公司贷款、公司存款以及手续费及佣金类产品和服务。2016年至2018 年,贵州银行的公司贷款以43.6%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而2016年至2018年,该行的公司存款以8.0%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6月末,贵州银行的不良贷款分别为13.07亿元、14.13亿元、19.05亿元、17.89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91%、1.60%、1.36 %、1.09%,拨备覆盖率212.86%、192.77%、243.72%、323.27%。

  此后在2018年,贵州银行董事长李志明在2018年工作会议上曾表示,“早日达到上市标准,各方面工作都要对照上市银行标准来推进,择机登陆资本市场”。而在贵州银行随后发布的五年发展目标中也提到将“尽快登陆资本市场”作为该行五大目标之一。

  茅台财务公司对贵州银行的同业授信额度为86.95亿元,为有效控制风险,茅台财务公司在贵州银行的同业存款余额预计每年不超过人民币69.56亿元。在不超过对贵州银行69.56亿元的同业存款余额预估金额内,茅台财务公司将根据贵州银行监管评级、资产规模、风险控制水平的变化对与贵州银行的同业存款余额额度进行适时调整。 

  7月初,贵州银行股东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糊涂酒业有限公司(简称“仁怀茅台酒业公司”)将所持1.89亿股出质给厦门国际银行厦门分行。

  贵州银行的主要业务线包括公司银行业务、零售银行业务及金融市场业务。公司银行业务是该行的最重要的营业收入来源。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贵州银行的公司银行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1.34亿元、73.84亿元、80.94亿元、35.73亿元,分别占总营业收入的88.4%、85.7%、80.9%、70.8%。

  据中国经济周刊,在招股书披露的风险因素部分,贵州银行披露了与包商银行的同业往来。 

  “踩雷”包商银行 大幅提升同业减值准备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贵州银行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80.69亿元、86.25亿元、87.70亿元、50.4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61亿元、22.55亿元、28.77亿元、17.90亿元。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贵州省即将迎来第二家上市银行。日前,贵州银行已通过港交所IPO聆讯,于12月16日-19日招股,预计将于12月30日上市。

  某券商投行业务总监表示,一般而言股东进行股权质押对银行上市来说不会有太大影响,不过若股东质押比例过高,也会有股权变动的风险;且目前监管加强银行的公司治理,对银行股东及关联交易等方面监管趋严,银行股权被处置或股东出现风险问题,也可能会影响市场对银行的估值。

  公司银行业务是贵州银行最重要的营业收入来源。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贵州银行的公司银行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1.34亿元、73.84亿元、80.94亿元、35.73亿元,分别占总营业收入的88.4%、85.7%、80.9%、70.8%。2016年至2018 年,该行的公司贷款以43.6%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

  针对上述问题,中国经济网试图联系贵州银行,但截至发稿时并未收到回复。

  贵州银行拟面向全球发售22亿股H股,其中,香港发售股份数目为2.2亿股,国际发售股份数目为19.8亿股。募资用途方面,贵州银行计划将全球发售所得款项用于强化资本基础,以支持业务的持续增长。12月20日的最新消息显示,贵州银行定价2.48港元/股。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6月末,贵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26%、10.93%、10.62%、10.31%,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26%、10.93%、10.62%、10.31%,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21%、11.62%、12.83%、12.51%。

  贵州银行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14亿 采矿业不良率达18%

  目前,贵州银行拥有195家法人股东及5112名自然人股东,分别持有该行股份约93.88%、6.12%。持股比例在5%以上股东有四名,分别为贵州省财政厅、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贵安新区开发投资和遵义市国有资产投资,持股比例分别为15.49%、14.13%、8.48%和5.8%。

  据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贵州银行第十大股东遵义恒通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所持2.37亿股股权(占总股本1.91%)也已进行全比例质押。

  2018年,贵州银行迎来了高层变动。李志明担任贵州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许安担任贵州银行董事、行长。新一任领导班子对贵州银行的发展战略也作出了调整。贵州银行在2017年初的发展目标任务为“业务规模快速增长”,而在李志明主持的2018年工作会议中,则修改为“业务规模稳健增长”,并将“早日达到上市标准,择机登陆资本市场”作为主要任务之一。有媒体称“近年来一系列的高层变动,或使贵州银行被迫选择赴港上市”。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贵州银行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28.19亿元、30.59亿元、23.92亿元、14.40亿元。据每日财报,高额的资产减值置换出不良数据的下降,其真实资产质量难言乐观。

  年快递业务量刚刚超越600亿的中国物流仍在不断实现新突破。12月18日,京东物流全面投用亚洲规模最大的一体化智能物流中心——东莞亚洲一号。该中心建筑面积近50万平米,单日订单处理能力达到160万单,自动立体仓库可同时存储超过2000万件中件商品。

  新浪港股讯 12月19日消息。今日,保利物业登陆港交所,股价高开24.79%,报价43.8港元。这也将成为内地第14家在港交所主板上市的物业公司。上限定价、高瓴、GIC等知名机构为公司基石投资者、超购223倍。今年以来,物业股集体暴涨,板块内有6只个股实现翻倍,最大涨幅逼近200%。

上一篇:公司动态 安徽和县农商行贷款违法流入房地产企业 副行长遭罚
下一篇:公司动态 贵阳银行员工受贿被判刑 办ETC信用卡收返点费8.5万

主页    |     澳门永利手机版    |     财经新闻    |     行业资讯    |     公司动态    |    

Powered by 澳门永利手机版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